您所在的位置:福全网>母婴育儿>故事:被逼相亲她装傻,见了对方后她瞬间改变想法,一周就领证

故事:被逼相亲她装傻,见了对方后她瞬间改变想法,一周就领证

2019-10-21 10:31:20 作者:匿名 阅读:4249

 

应用作者杜同奇每天都读一些故事

当他小小拿着一本红色的笔记本从民政局出来时,他的心情很复杂。

一方面,我认为我已经屈服于母亲大人的权威,结婚了。另一方面,我以为我嫁给了一个我才认识一周的相亲对象。

然而,这个婚姻伴侣-

他偷偷瞥了小小一眼,看到他旁边的那个男人,五官端正,戴着眼镜,穿着白衬衫和黑裤子。理论上,这样的服装应该让他看起来像个大学生,但实际上,他小小从他的金边眼镜中感受到了精英阶层的威严。

虽然这个“精英”已经成为她的合法丈夫。

“我请了半天假,我会带你回家然后去医院。回去睡觉吧。”沈懿对她说,何晓晓下意识地举起手捂住耳朵,然后觉得自己太笨了,把手放下。

沈懿看见她耳朵上有淡淡的红色,唇角勾着,手腕上握着袖子把她拉到自己身边,省得她踩在凸起的地砖前。

那是一个清爽的秋日,蓝天上有大片的云彩。就在两天前还在下雨,早上仍然很冷。何晓晓正裹着空调睡在家里,突然接到了沈懿的电话。原本可以叫做“低音炮”的声音通过无线电波传到何晓晓的耳朵里,她几乎是瞬间清醒,满脸通红。

沈懿在电话里慢慢说:“何晓晓,今天是星期一,别忘了去民政局。一小时后我带你下楼吃早饭。”

于是他小小从床上滚了起来,爬了起来。当母亲带着她的鸟巢走出房间时,她的成年人感到震惊。"现在是7: 30,你这么早起床干什么?"

小小抓抓门框,脸红了:“妈妈,账本在哪里?”

他小小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问号出现在他母亲大人的头上,然后这个问号变成感叹号。

然后他小小不得不花半个小时解释自己和沈懿的情况。母亲大人满脸欣慰地看着她:“不愧是我的好女儿。”

他小小心说,我30岁不结婚不就是你的好女儿吗?经过考虑,我母亲的大人目前没有其他愿望。她主要是想看着自己结婚生子,这样她就可以放心了。毕竟,没有随地吐痰。

然后他小小不得不花半个小时洗、化妆和换衣服。当他终于收到沈懿的微信时,他小小只是穿上鞋子,准备出门。

现在他小小再次坐在沈懿的车上,系好安全带后,看着他手里的红色笔记本,仍然觉得不太真实。

她歪着头看着在她旁边开车的男人。她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纤细而瘦骨嶙峋。再看她的脸,她也是冰山美人。何晓晓摸摸自己的脸,看着手上的小白粉底。他在想,颜色让他昏了过去。

当他小小的家在楼下时,他小小已经打开门,正要进入社区。他转身回到驾驶座,紧张地小声说,“注意路上的安全。嗯...今晚来我家吃饭,我给你做点吃的。”

沈懿的眉毛和眼睛笑了,看起来像多情的浪子:“嗯,我知道,沈太太。”

“沈太太”这句话让将要睡在笼子里的小小清醒地躺在床上。她不禁开始胡思乱想,回忆起沈懿的遭遇。

一年前,他小小从隔壁城市辞职回家,因为他母亲病了。他在城市的一所教育机构找到了一份英语教师的工作,并开始照顾她的母亲。半年后,母亲大人几乎康复了,开始给何晓晓忙着寻找物品。

何晓晓真不知道中年女性在哪里遇到这么多所谓的年轻有才华的中年男性。与离婚的男人或已婚的回旋镖孩子相比,他们的孩子是由她的七个姐姐和八个姑姑介绍的,何晓晓很欣赏这样一个事实,即她母亲家里的成年人基本上找到了有良好根基的好年轻人。

沈懿是何晓晓的第13次相亲,他母亲的成年人在她住院的医院遇见了她。

巧合的是,沈义正也在约会。负责母亲大人的医生是沈懿的主人。从长远来看,他把两个孩子联系了起来。何晓晓在压力下去看了沈懿。他打算假装自己智力迟钝来破坏相亲。

我没想到沈懿太帅了,所以何晓晓眼前一亮,不禁矜持而凝重。虽然隐隐的感觉沈懿很熟悉,但是...然后...

这两个人在微信上断断续续地聊天。医生很忙。何晓晓只是偶尔发个信息。沈懿一看到它就会回来。何晓晓也会主动问他在做什么。两天前,他小小看到沈懿抱怨说,病人的家人问他是否有任何异议。想着沈懿的脸,他立刻说道,“为什么我们没有一个对象呢?”

沈懿同意了。他小小一愣。

然后情况突然转变成他们将在星期一获得执照的协议。

就这样,在认识他一周之后,他小小步入了婚姻的大坑。正如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一样,他小小自愿把自己放在棺材里盖住它。唯一的问题是她和沈懿目前没有爱情。他们走的是“先结婚后恋爱”的路线。

他小小叹了口气。在床上第32次翻滚后,他打开了他的朋友圈,轻轻一点,就把他的红色小本子扔进了朋友圈。一块石头激起了一千波。何晓晓发现第一个表扬的人是刚刚被提升为“丈夫”的沈懿。

她不愿自己戳沈懿,半害羞半大胆:“医院不忙吗?”

沈宜生回答,“嗯,没关系。你没睡吗?”

何晓晓思索着他是走模糊的路线还是直截了当的路线。仔细想想,他们都是合法夫妻。迟早,他们必须直截了当,所以他们简单地说,“沈太太...太好了。我没有睡着。”

我很久没回到那里了。

何晓晓吓坏了,觉得自己不会太直接吓到沈懿。他们都是三十多岁的男人和女人,不是很年轻,是吗?然而,她不敢再强迫了。毕竟,在她结婚的第一天,她仍然想给丈夫留下一个好印象,他可能要活几年。

说到这里沈懿拿着手机沉默了半天。

一个小护士敲门:“沈医生,黄主任在找你。沈博士?”

她惊讶地发现沈懿的脸上有一层薄薄的红色。

似乎很害羞。

这不是我母亲大人第一次见到沈懿,但她从未想过这个英俊的年轻人会成为她的女婿。据说婆婆越来越喜欢她的女婿了。当她来到何晓晓的母亲身边时,她满脑子都是这样的想法:唉,这个孩子真是一朵花,和她懒惰的女儿困在牛粪上。

可能是感叹太深了,不小心说了出来,他小小哀怨地说:“妈妈,我是牛粪,你是什么?”

母亲的脸色没有变:“牛。”

他小小:“”

有什么不对劲吗,但乍一看,她说不出话来似乎是有道理的。

小小的烹饪技巧是由一个在其他地方工作多年的人发展起来的。一份肉、两份蔬菜和一份汤做得很好,这是家常菜的经典味道。

沈懿表面上没有表现出任何感情,而是扮演一个稳定的好女婿和丈夫的形象。直到他帮小萧何把碗和筷子放进洗碗机,他几乎贴在小萧何的耳朵上说:“沈太太,你的厨艺很棒。”

他小小差点打碎了碗。她用一只手捂住耳朵,睁大眼睛看着沈懿的脸。她看起来有点烦躁,想说点什么,但什么也没说。沈懿像她这样生气的小媳妇,接过她手里的碗,轻轻地吻了吻她的脸颊。

愤怒的小媳妇变成了一个大番茄。他小小冷淡地说,“我没有卸妆。”

沈伊默说了一会儿,“没什么。”

何晓晓把沈懿送到社区的停车场。何晓晓在寒冷的停车场挽着他的胳膊。沈懿说,她柔软的手放在他的手心。她的指尖是冰,沈懿轻轻揉了揉。

所以他小小小声问沈懿:“我以前没问你。老实告诉我,你有多少女朋友谈得这么好?”

沈懿说:“医用狗不配拥有物品。”

他小小:“”

她读书不多,但不要欺骗她!

沈懿的手掌很温暖,何晓晓用他合法妻子的身份小心翼翼地捏了捏手指。不知道为什么,她轻易地生下了沈懿的每一种亲密和熟悉。小小接着说:“我还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在你的医院里找女孩?毕竟,你...你真漂亮。”

"他们都是医生,照顾这个家庭不方便。"沈懿瞥了她一眼,“还有……”

他小小顺从地等待着他的下一句话,好奇地抬头看着他,因为他很久没有说话了。沈懿没有握住何晓晓的手,轻轻地擦了擦鼻子:“如果我找医生和护士做我的对象,你会怎么做?”

他小小一愣。她下意识地想了想自己第一次遇到的那几颗不到46岁的歪瓜裂枣,突然龇牙咧嘴。记忆太苦涩了,面对直男癌症的痛苦,他小小忘记了被人摸鼻子的羞涩。

看着沈懿上车开车离去,何晓晓站在原地摸了摸他的手,反应过来她是在回味沈懿原地跺脚的温暖。她觉得自己太适应妻子的身份了。

然而,既然她是妻子,同居应该列入议程吗?

何晓晓刚开始对同居有一个微妙的想法,但沈懿准备得很干净。

这件事是何晓晓偶然发现自己被母亲大人“踢出”后发现的。

沈懿听到何晓晓说,母亲大人收拾好行李,堆在房间门口,换了门锁,甚至向旅行团报告要出去玩。她想了想站在门口,生气地跺着脚等她的小媳妇的样子。她走过来,有些人失去了笑容。

这是他小小第一次去沈懿的家。沈懿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工作后,他向父母借钱,存下了公寓的首付。他已经成了一个光荣的家奴。然而,由于房子是以沈懿的名字命名的,沈懿坦率地说,他可以把卡嘉晓晓的名字写在房产证上。

正在喝水的何晓晓差点被噎死:“不,我不能。我一分钱也没花就拿到了房地产证。这是不道德的。”

沈懿诚恳地提议:“你可以和我一起偿还抵押贷款。”

他小小:“…”

晚上睡在同一张床上的紧张和莫名的兴奋让何晓晓一直醒着。当然,10点钟睡觉不符合她的夜猫子生物钟也有原因。但是她知道沈懿第二天必须去上班,所以她只能僵硬地躺在床上,不敢动。

睁着眼睛数了5628只羊后,她小心翼翼地下床。那只猫去客厅拿了她的笔记本。

然后他小小开始愉快而痛苦地匆忙完成手稿。

只有当她感到有点渴想喝水时,她才在厨房的桌子上找到一杯热牛奶。旁边是一张医生特有的纸条:“不要熬夜太久。”

何晓晓不知道沈懿什么时候给她暖了这杯牛奶。她在试图完成手稿时戴着耳机,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然而,这杯牛奶确实让她的心突然崩溃了。

几乎喝完这杯牛奶,小小关掉保存文件的电脑后,立即滚回沈懿的床上。她刚刚像新生婴儿一样蜷缩起来,沈懿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何晓晓几乎又没睡。

当她半睡半醒的时候,她觉得沈懿起床了,下意识地打电话给他,问他是否要去上班。然后他小小感觉到嘴唇上的温暖触摸。沈懿又摸了摸她的头,好像他说过,“睡个好觉。”

然后他小小一直睡到中午。当她傻乎乎地坐起来时,她刚刚收到了沈懿的微信。

(工作名称:今天春天的早晨,我心情愉快地醒来,作者杜同琦。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